他日相逢

非鬼亦非仙,一曲桃花水

事隔许多天的更新。

文字来自摘记录,余华的作品摘录。

看到之后一秒钟想起之前微博上特别火爆的某帝都知名高中学生夸耀自己学校的宽松与包容,而与此同时成都七中在推行直播课后给偏远地区学校开了一扇窗。看完后感觉特别感慨。

我自己也是区域中心重点学校毕业出来的,当年高考时同学们的发言也基本是“实在不行上X大啊”(某985学校)。时至今日我仍然深深感激、喜爱着母校。但与此同时我也意识到自己究竟享受着怎样的privilege才能走到今天。而我们学校甚至都不是像BJ好高中那样云集权贵子弟,绝大多数都是城市中产出身。但很快你意识到即使这样看起来“普通的家境”,只因为投胎在天朝东南沿海发达地区城市,都是一...

杨威利语录。

关于天一的事情到今天仍在持续发酵。许许多多社会事件关注过来,越来越讨厌部分挥舞着法条振振有词“可是这个人就是犯法了啊”的的所谓法律人。这些人难道真的认同法条的正确性吗?其实未必。他们再清楚不过很多事情与其说是法律问题不如说是政治问题。但偏偏要为自己的舔狗行为扯一层遮羞布。

微博上也有恶臭人士如吐槽鬼种太阳之流,质疑腐女们只会为耽美作者呐喊却不去看到同样被判重刑的男性黄文作者。这个脑回路让我觉得挺淸奇的,腐女们又不消费男性向小黄文,为什么要去关注?相比之下这些男人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该看的看,作者落难却冷漠以待,看见别人发声了就鸡贼地说你们怎么不为男性发声,一群女权癌!


Day 17

连续加班一周以致于断档了,继续杨威利语录。

今天惊闻四字母的作者被判10年,心情不可谓不复杂。加之更看到某些人的洗地论调更觉得可笑——为了作者本人采取迂回话术不是不可理解(不过话又说回来,但凡稍微了解这个国度一点就能明白这种话术毫无用处,跪着并不会让人死得更好看),但说出“就是犯罪”这种话的人,不知是真外宾,真傻还是真坏。如果犹太人生在二战德国,那么其存在本身就是违法。而手握权力的人可以有100种合法途径侵害人民的权益——归根结底,如果过于重视“法”的权威而忽略了作为个体的人的权益,在我看来完全是本末倒置之事。可惜的是在集体主义被神化的国度,这种事已经从“常见”被默认为“正常...

D16 。

“法律或电脑不会支配人类,而是熟知这类道具使用方法的少部分人,在支配大多数的人类。古代有自称能听见神的声音的人,支配着一个国家。所谓的神,也只不过是说这些话的支配者,用来使自己权力正当化的一种表现,让人民的思想麻痹的麻醉药而已。后来,近代的主权国家代替了神的地位,但其根本没有改变。用强制手段使人民崇拜这个道具的另一个道具,就是军队了。”

D15。



银英对我而言最重要的一点是让当时只是个初中生的我突然从鸳鸯蝴蝶梦里惊醒,开始将目光投注在历史和现实中——这种关注不再单单是为了积累作文素材,更重要的是开始思考人与社会的关系,作为社会的一员应当享有怎样的权利,又该履行怎样的义务。



当然,银英作为一本通俗小说可能并没有什么深奥的政治理论,但我很庆幸因为喜欢银英而开始对政治课本上所描述的一切内容都持谨慎态度。特别进入大学后读了《人类简史》与《想象的共同体》,更完成了对国族主义的祛魅。




D14。

杨威利语录。

D13。


继续杨威利语录。

Day 12。

出门在外,随便写写。

Day 11。

最近正在面临着非常艰难的选择………后来想想,大不了是从头再来吧。

Day 10。

继续杨威利语录

1 / 6

© 他日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